你好, 網站地圖
卡車之家,商用車互動服務平臺 全國
選擇地區
全國 北京 河北 江蘇 浙江 山東 河南 廣東 上海 四川 重慶 山西
掃碼下載APP

微信掃一掃下載詳情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詳情

輕卡 重卡 微車 牽引車 載貨車 自卸車 皮卡 掛車 專用車 總成/配件 電動車
卡車之家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卡車新聞 > 業界動態

滿地跑的治超聯合執法"通知" 說明了啥

10月10日無錫高架橋面側翻事故發生后,坊間議論蜂起。在物流貨運行業群里、網上,流傳著多個省、直轄市交通部門發出的“聯合執法通知”。

滿地跑的治超聯合執法'通知'  說明了啥

以“云南省交通局”2019年10月13日發的“通知”為例:

2019年10月15聯合執法

1.對于超載超限車輛百分三十以內的,司機200元扣3分,發貨廠家及公司扣貨15天并罰處2000元-5000元,承擔倉儲費,拖車費卸載及裝車費。

2.貨車超載百分之五十的,貨車司機罰1000元扣6分,發貨廠家及公司扣貨15天并罰處5000元-10000元,承擔倉儲費,拖車費卸載費及裝車費。

3:超載百分之五十以上百分百以下的,扣12分并降級處理,罰款2000元-5000元,發貨廠家及公司扣貨一個月并處罰金20000萬元-50000元,并承擔倉儲費及拖車費及卸載費裝車費,對承運貨主7天強制思想教育。

4.超載百分百以并超限貨車,扣車一個月駕駛員扣12分吊銷駕駛證并處罰金5000元-10000元,三年不得駕駛,發貨廠家及公司法人強制思想教育一個月,并處罰金20000元以上100000以下罰款,情節言重的追究刑事責任,承擔拖車費,倉儲費及卸載裝車等費用等。

滿地跑的治超聯合執法'通知'  說明了啥

其他還有“上海交通總局”“廣東省委交通局”“江蘇交通總局”的“通知”。這些文件的“帽子”“靴子”不同,但軀體都長得一樣,奇形怪狀。

滿地跑的治超聯合執法'通知'  說明了啥

滿地跑的治超聯合執法'通知'  說明了啥

這些“通知”都是“偽文件”無疑。但是,官方消息還沒穿上鞋,民間傳言已經跑遍了大街小巷。

這些“通知”傳播得實在太廣。貨運物流行業的從業人員信以為真的比例一定不低。甚至有交通執法人員也將信將疑,有的還在問“怎么還沒執行?”。這種狀況可真耐人尋味。

本來這個貨運物流行業就復雜,出了大事故就更欲理還亂,還加上這么個“通知”湊熱鬧,有點亂上加亂。“通知”的滿地跑,起碼說明了這樣幾個問題。

多頭治超暈頭轉向

治理超限車輛行駛公路的主體是交通運輸部門;治理車輛超載的主體是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兩部門有各自的超限超載違法行為的法律依據,有自己的執法程序、標準。

這兩者的關系要完全弄清楚是要費些時間的。行業從業人員不是很明白,社會公眾就更是一頭霧水。那些個揮斥方遒引領輿論的,以及背著手視察指指點點的,也未必十分清楚。

可能也沒必要搞清楚。多年來車輛超限超載時常一起治理,公安、交通運輸兩部門聯合執法。近年來為了推進物流降本增效,更是全面實施了新的“聯合執法”,明確兩家職責分工,建立了常態化、制度化的機制。

這一機制的基本分工是交通運輸部門稱重檢測、監督消除違法行為;公安交通管理部門罰款、記分。

按照這一模式,公安交警獨立治理超載沒受多大影響,行駛城市道路的車輛也會超載,而認定超載不一定非得要交通運輸部門稱重檢測。而交通運輸部門其實是丟掉了對超限車輛行駛公路行為的罰款處罰權。

盡管如此,在未實施聯合執法時,在非現場執法情況下,交通運輸部門似乎還在獨立治理超限,自行實施處罰。在法律法規規章修改之前,這樣的執法肯定“合法”;然而是否“合規”,就不得而知了。治超載還是治超限,公安罰還是交通罰……

估計“通知”的作者們搞不太清。于是落款成了“上海交通總局”“廣東省委交通局”“江蘇交通總局”等等。這種“常識缺失癥”,實際并不可笑。

處罰對象難理頭緒

行政處罰必須針對違法行為當事人。但是對超限超載的處罰,找“當事人”卻不那么直截了當。

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依據《道路交通安全法》查處車輛超載較為明了,是處罰機動車駕駛人。記分也是記駕駛人的。當然對經處罰不改的企業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也可以處罰。但總體上比較好認。

但交通運輸部門對違法超限運輸行為實施處罰,當事人的范圍就不大好確定。

《公路法》用的是“的”字結構。“車輛超限在公路上擅自超限行駛的”——是罰駕駛員還是車主(承運人)?這就有過爭議。

《公路安全保護條例》規定對違法超限實行“一超四罰”。是哪“四罰”?《公路安全保護條例》并未明說。

網絡上一些文章胡亂猜:說是駕駛員、貨運企業、車主、承運人、裝載企業、貨運站場、貨運源頭單位……等等,都有。

交通運輸部公路局的解釋是:違法超限的貨運車輛、貨運車輛駕駛人、道路運輸企業和貨運場所經營者。但這里把“車輛”當作處罰當事人顯然欠妥。

需要說明的是“貨運源頭單位”。為加強超限超載運輸源頭治理,交通運輸部門在2011年就要求將貨運量較大、容易發生超限超載的礦山、水泥廠、煤場、沙石料場、港口、火車站、汽車貨運站(含物流園區、物流中心)、蔬菜集散站(場)等貨物集散地、裝卸現場作為“重點貨運源頭單位”,加強監管。

不過,真要對“重點貨運源頭單位”實施行政處罰恐怕還得慎重。這些單位是否都象貨運站場一樣具有“防止超載車輛出站”的義務,很難說。而要證明這些單位“指使、強令車輛駕駛人超限運輸貨物”,也非常困難。

“通知”中,“發貨廠家及公司”也就是貨主成了處罰對象。這當然是有問題的。可以想象,貨主壓低運價是肯定的。但要直接指使甚至強令車輛駕駛人超限運輸貨物,貨主一般沒那個指揮權。估計“通知”的作者也是揣摩“上意”才加了這么一個處罰對象。

治超措施如坐云霧

法律法規分別賦予公安、交通運輸部門治理超限超載的執法措施。根據《道路交通安全法》,對有超載行為的貨運機動車,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有權扣留機動車至違法狀態消除。

《公路安全保護條例》也賦予了交通運輸部門公路管理機構對違法超限運輸車輛的行政強制措施權。《道路運輸條例》還規定交通運輸部門道路運輸管理機構還有權強制卸貨。

在實際治理中,在法律規定外發明創新的措施時有所見,按實載計重收費,收取超限公路補償費,“以經濟手段遏制超限”;還收些不規范的超限檢測費、扣車保管費、罰款月票……

而《公路法》規定的行政處罰,在當前的聯合執法機制中卻永遠無法到位。

《公路法》規定對違法超限運輸的處罰最高不超過3萬元。《超限運輸車輛行駛公路管理規定》(交通運輸部令2016年第62號)又作了階梯式的具體規定。而在聯合執法中,這套處罰制度被掛起了。

《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對貨運車輛超載的處罰,最高不過2千元以下罰款。這在經濟制裁方面削弱了治超力度。

“通知”的作者們發明出了“倉儲費”“拖車費”“卸載費”“裝車費”,還有扣車、扣貨,“三年不得駕駛”“強制思想教育”等措施,完全沒有法律依據。這大概是看到法律不執行似乎不要緊,同時被現實中各種創新舉措“鼓勵”的吧。

運動式治理“深入人心”

近年來但凡出現重大事故,總會有部門緊急動員,集中人力、物力開展“拉網式”突擊檢查、全面排查、百日整治、專項治理……“從嚴從重從快”打擊違法行為。這期間出現的“頂風作案”,會被“頂格處罰”。

而且還要舉一反三,“一人生病,全民吃藥”。這就是國人熟悉的“運動式執法”。

這種執法有利有弊。通過這種高強度的執法,局面肯定會大有改觀。這期間行政相對人一般也會相當配合。如果成果能得到鞏固,監管水平將會提高到新的層次。

當然也可能,暴風驟雨后又風平浪靜。熱一陣很快就冷下去。違法行為又是老方一帖,甚至反彈得跟更厲害。除了中槍的幾個倒霉蛋,其他人會把法律規定當松緊帶。

此次無錫塌橋轟隆一聲,也似乎成了號令。各地公安、交通運輸部門又緊張地行動起來了。

這說明運動式執法還是“深入人心”的,而且幾乎已經成了“條件反射”。聯合執法“通知”的作者們也是深諳此道。“創作”這樣的文件很是應景。但假的畢竟是假的。對造假行為要抵制、要批判。

不讓這種“通知”滿地跑,要靠進一步廣泛深入地普法,還要靠全面準確地執法。

文章標簽:
  • 分享:
條網友評論
我要評論 意見反饋
彩票360彩票